表演型人格

和H一道出现在朋友之间时,我们总能博得大家欢笑。基本上,H负责逗哏,我负责捧哏。回忆起来,很少有例外。

不过我和H单独相处时却有点难以为继。一起吃饭时,话题断断续续,饭也凉得快;一起坐车回家时,话题有条不紊地在近况、工作和共同知道的一些话题上有条不紊地跳转。

即便如此我也很喜欢H,觉得他的幽默感很合心意。

今天过了12点,我想到H的无厘头和搞笑,特地去讨来贺年祝词,果不其然,让我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儿!

这样的微不足道的喜欢也是生活之光。

一年份的俳句练习

雪下得很大

你们走路要小心

别摔坏尾巴

——

想了三个月

三分钟就问到了

黎南的邮箱

——

医生来电话

一月一号去复查

新年抽新血

——

翻译的时候

书上最好压把尺

别再漏翻了

——

想擤鼻涕时

厕所没有餐巾纸

草纸擦擦吧

——

夜越来越长

明天比今天更忙

你还不快睡

——

立正等地铁

一生懸命吸肚皮

夏の少女

——

看到美大海

不去也没有关系

让它美下去

昨晚在想的事

有些事情当时大家都很当真,如果事后只有自己记得,会很失落的吧?

这是昨晚回家路上忽然想起的事。

感觉上很遥远又很亲切的sisterhood。那年春天和两个姑娘分别去看了《伊莎贝拉》,也分别和她们逛了好几次校园。这些事太细腻太暧昧不明,以至于除了当事人,很难和其他人说明白。

结果就变得更感伤了。

reality

总的来说,我是个去过很少的地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非常少的人。所感兴趣的事物也并不精通,任何方面都只是知道一点点,喜欢一点点,偶尔会忘记,过了一阵子又能若无其事地捡起来继续喜欢。不太会去论坛和别人讨论,初二之后,就没再做过跟同好相聚共同分享彼此的热情之类的事情了。

这么一来,每当结交新的朋友,认识新的好玩的人时,就越发凸显出自己的闭塞和孤僻来。

别人会不断去到新的地方,旅行也好,出差也好,对世界各个角落都处乱不惊,就好像我出门去银行还个卡似的。

这种感觉每次袭来都会冲击到我,每一次都会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抽象和不现实。真是糟透了。

寂寞对照系

我最好的朋友,是个比我更热爱恋爱的人。

她的运气普遍比我好,谈的恋爱也普遍比我的长久,比我的热烈。每当她的恋情不顺时,我们的感情会更好。不过想来,“朋友”这种关系,多半拿来彼此对照,偶尔还能交心,就更感激涕零了吧。

最近她又迅速地分手、牵手,陷入了新的恋爱之中,出现在网络上的次数少了,平时与我的联络往来节奏,也变缓慢很多。

大概是这个原因,即便我不愿承认,最近的自己也确实比以前寂寞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