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型人格

和H一道出现在朋友之间时,我们总能博得大家欢笑。基本上,H负责逗哏,我负责捧哏。回忆起来,很少有例外。

不过我和H单独相处时却有点难以为继。一起吃饭时,话题断断续续,饭也凉得快;一起坐车回家时,话题有条不紊地在近况、工作和共同知道的一些话题上有条不紊地跳转。

即便如此我也很喜欢H,觉得他的幽默感很合心意。

今天过了12点,我想到H的无厘头和搞笑,特地去讨来贺年祝词,果不其然,让我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儿!

这样的微不足道的喜欢也是生活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