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想的事

有些事情当时大家都很当真,如果事后只有自己记得,会很失落的吧?

这是昨晚回家路上忽然想起的事。

感觉上很遥远又很亲切的sisterhood。那年春天和两个姑娘分别去看了《伊莎贝拉》,也分别和她们逛了好几次校园。这些事太细腻太暧昧不明,以至于除了当事人,很难和其他人说明白。

结果就变得更感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