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大哭一场

躺在椅子上的时候,闻到的是略带酸味的金属味道,然后是不绝于耳的电钻声。给我看牙齿的医生姓湛,但放在名字里,可能不这么念。第一次复诊的时候,电钻好像就擦破了舌头。牙髓炎的两颗牙,一颗填了药,一颗拔了,可回到家嘴里还是疼,这才发觉是伤到舌头了。

第二次复诊与之前那次相隔近一周。这一周间,因为牙齿只是填着药,咬合面完全没处理,而这颗牙的位置又是极度向内倾斜的,结果是伤了的舌头每次动作都会在这颗牙齿上刮蹭到。很疼。

刷牙的时候,吐口水疼。晚上睡觉,不知道怎么摆放舌头才能不疼。从月初第一次去看牙齿起,就没好好吃过东西。不间断的粥、腐乳、炒蛋、炖蛋、凯司令的奶油面包卷、汤,还有各种热饮。

第二次复诊结果又把舌头蹭破了。闭着眼躺着,明明已经小心翼翼地挪开了舌头,可电钻还是突然就碰到了舌下。湛医生大概也吓到了,赶紧叫我“吐一下”。我慌忙端起水杯漱口,一吐一滩血水。后来再躺下,只感觉自己像是要赴死,手指脚趾紧绷着,四肢也僵硬了起来,脑内不断重复“往后卷”、“往后卷”,拼命把舌头卷到远离电钻的地方,头也死命地往椅子上顶,一秒一秒地挨着。

回来后,筋疲力尽地大睡一觉,睡醒继续喝粥,第一口就疼。于是作罢,继续炖蛋吃。

十二月都过半了,上次开开心心大吃一顿,大概还是上个月的事。每天惦记一遍想吃的东西,甚至上网去搜了看。夜里最沮丧的时候就拼命嚼奶油面包卷,想想全部补完拔完大概已经2013年了,便觉得毫无盼头。因此干活也倦怠,每天也起得更晚。我会试着安慰自己说:知足吧,今年的运气在去日本的时候全部透支完了不是吗。或者是:去年这个时候你还在为烫伤而掉眼泪呢,但我真的不知道哪种病痛更好些。

为了擦掉内心天天掉下的眼泪,晚上我终于忍不住订了个蛋糕。漫长的绵软的病痛不足为道,但也没有有效消解的方法。结果,我比牙齿出状况前更热爱吃,更无视不断变胖的身材。吃就是活着,每天必须吃到好吃的,即便只是一个个奶油面包卷。

退到这样的地步真是没想到,不过现在能边崩溃边(内心)大哭边大嚼面包,成长为这样的我真是太了不起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