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

郑州是一座落满灰的城市。

抵达后第二天,郑州就下起了久违的(雨)雪。不过第二天就转晴了,电台里主持人忧心忡忡地说,这场大雪杯水车薪,河南旱情依旧如何如何,那般那般。

也就是那天,我夜里下楼在住店门口的台阶上滑了一跤,摔伤了尾巴。直接导致了武汉没去成。

回来后,我路过金沙江路都觉得,马路看着比以前都要干净、整洁。而郑州,无论是城市之光、大学超市室内的荧光灯,还是街道上、广场上的面貌,都泛出一片又萧瑟又绝望的灰蒙蒙。

可这座城市分明是在热火朝天地搞建设搞发展嘛!哪里都一样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