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阅笔记01

《城市画报》

270期花了一整本做了2位年轻人,始料未及。我对于努力生活的年轻人向来没有意见,但是杂志选这二位想试图勾勒出什么80后的典型或表征,真是徒劳。我只觉得选错了代表。选代表本身就是一桩错事。

年轻人最擅长的就是发出自己的声音了,争先恐后、前仆后继。做杂志也是在发声音,那就找一些在用心听别人说话的年轻人来介绍一下好了。我真不觉得这二位家里趁房、能够任着性子做自己的事而不用兼顾家庭的年轻人可以作为同龄人的典型。年轻代的危机感与妥协都消解在了他们的声音里,不是这样子的,根本没有那么光鲜。

粉饰太平。

271期送了张碟,一翻就翻到了陈绮贞,我就没再看下去。

272期讲各路人马回家过年。各种回家。里面有篇是采访松鼠会的姬十三,这篇不错。松鼠会是今时今日年轻人做得最得体的一件事了。并不会看到很多个“我”被推在最前面,是实在人在做实在事,在将微小而善意的力量注入这个世界,意义深远。真了不起!

而回家那一个专题里,做到了设计央视大裤衩的马清运。此人回到家乡蓝田,用当地的石头盖了座“父亲的宅”。但父亲住不惯,他好像就准备拿来当旅馆做生意了。此外还盖了座同样华而不实的建筑。我很好奇,所谓的“因地制宜”在这些专业人士眼里原来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古人的“因地制宜”是务实的智慧,现在看见的尽是大写的“我”。

每个人都试图构建自己的乌托邦,然后世界就这样被搅得乌烟瘴气了。

《水边书》

徐则臣的小说。踏实人写踏实的文字,年轻人的小说能够定下心来讲一个特定年代的地方故事,很读得进去。读这书让我头一回了解青少年时期的男生都在想些什么。近结尾有点仓促,但能够不充满“我”来写一整个故事,真是不容易!

《新村》

立意不错,却有太多的“我”们,硬生生把格局变小变肤浅了。

《靠窗的位子,光线刚好》

天呐,30多岁的草莓族!

《东京可爱杂货》《巴黎小厨房》

前者不知所谓,读后者的时候,好歹做了些笔记。这整套书都有点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