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じる

爸爸结果没有手术,但还是吃了点皮肉苦。这次预感也很准,并没有觉得事情会变得不可收拾。但所谓流年不利,是需要遭遇些这样那样的状况的吧。为此还托乐递给我那本据说很准的算命书。

设计欠考虑的住院大楼,超负荷的电梯充满了推着轮椅的护工和阑珊样的病人,自以为是的病人和自以为是的医生和自以为是的护士。医院从来都是那么讨人厌啊。

乘着摩的的时候,有那么一会儿觉得阳光正好应该出来走走。但转眼就又跌进了无所适从感里,结果就窝了一天。

最近开始给楼下的三花小脑袋母猫喝水。也就她,每次我回家都会冲我跑来。上楼倒杯水下来给她喝上一些,这其实比喂猫粮都还要简单嘛。楼下常来吃饭的猫越来越多了,天然呆的流浪狗也每天都能看见。比起自己来,显然是他们更叫人担心。

Comments (2)

  1. f wrote::

    雷阵雨台风爱好者/看云爱好者求交友……twitter不会发送direct message……

      (Quote)

    星期五, 五月 14, 2010 at 18:20 #
  2. missD wrote::

    喂…不是有豆油嘛!

      (Quote)

    星期六, 五月 15, 2010 at 14: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