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0

门下心马叉虫的悲哀

临近午夜出租车忽然上了高架,花了很多钱走陌生的路回我的家。忙不迭下了车,在路口买包烟,拦下迎面开来的小车继续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