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0

喝酒

散场的时候,从门里望见姐姐的爸爸妈妈在草坪上收拾残羹。大桌子上有分剩下的红莓蛋糕和基本没动过的香槟塔。 我和摩 […]

执著心

《ニッポン国 古屋敷村》 1982 观影过半才意识到,有些细节不记下来,就会忘掉── 第一部分关于稻田的寒害。 […]

简单的道理

《タイマグラばあちゃん》 到了离村子都有一段距离的山间林地,人才变得不重要起来。 一百多分钟都在讲,在TAIM […]

「他活着,他呼吸/他不让自己满怀哀戚」

前天夜里翻自己05年的博在看,那时大众脸会来留很多言,版聊一页又一页。多好多坏的日子现在看来都变微小(连带着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