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0

从一种姨妈情绪荡到另一种姨妈情绪里

夜里的新乐路很嗲的,静得出奇,连练习大舌音(R语)说点话都会觉得有回音。 说是去坐车逛逛吧,一坐坐到徐家汇,东 […]

减法

我已经很久没有买唱片和DVD了。两三年前,曾有前辈和我聊起给生活做减法的话题,当时看重的东西,现在显然不那么具 […]

感じる

爸爸结果没有手术,但还是吃了点皮肉苦。这次预感也很准,并没有觉得事情会变得不可收拾。但所谓流年不利,是需要遭遇 […]

沾光

关于SB会的实况,已经听率先去过了的师匠说了好多。前几天则忽然收到domanda的短信,说是在世博上班…真是紧 […]

一直分心

昨晚和陈重重说起《空气人形》一直攒着没看,她说最好把期望值降低。(初见面,我难得见到比我还小只的姑娘!) 对《 […]